这几年都经历了哪些环保风暴?

 2017年,注定是环保事件的多事之秋。“舍弗勒紧急求助函”似乎还没过去多久,“昆山270家企业限期停产”新闻又刷爆各大媒体主页。

《水十条》、《土十条》等法律法规争相出台,中央环保巡视组的“回头看”,“看了还要看”,给企业家那紧绷的神经又上了上弦,被逼到墙角时这才意识到,原来,这次可不是闹着玩的!

    如果你以为环保风暴是从2017年开始刮的,那就错啦,只不过2017年刮得比较猛而已(不知道是否天意,小唐老师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外面大风刮得正紧)。
2015
新《环保法》正式实施
    在中国有个特色,政府要想干个什么事情,一般都是立法先行的,在环保方面当然也不例外。
    早在2015年1月1日,号称史上最严的新《环境保护法》正式实施,到底严在哪里呢?
    总结下来,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: 定底线——明确生态保护红线;

划重点——对雾霾等大气污染的治理和应对;

给地位——明确环境监察机构的法律地位;

定方法——完善行政强制措施;

设制度——设立了环保公益诉讼制度。

有心人可能当时已经察觉出了不对劲
“约谈”地方政府一把手
    很少人可能会关注到这么一个小细节,2015年2月25日,受环境保护部委托,华东环保督查中心对山东省临沂市主要领导进行了约谈,主要针对部分企业存在未批先建、批建不符、久试不验、偷排漏排、超标排放和在线监测设施运行不规范等环境违法行为。
    “约谈”这种手段并不新鲜,已经持续10几年了,但因为环保问题,直接约谈地方政府一把手的,尚属首次。其隐含的一层意思就是“问责”。要知道,法律再健全,没有人去执行也是白搭,为了保证执行的人重视起来,“问责”是个好手段。

    法也立了,责任也确定了,如果你是环保局的领导,你觉得下一步该怎么走?
整顿“红顶中介”
    哪里有利益,哪里就有“关系”存在,环保事业同样不能免俗。当你开办一个工厂,甚至是开一家面馆,都需要过环评,即环境评价,评估你的工厂对当地环境的影响有多大。怎么评价呢?

有三种评价形式,报告书报告表登记表(难度递减),绝大多数工厂都需要以报告书或报告表的形式进行评估。

    关键是,谁来评估呢?明文规定只有环评单位可以,也就是说,你公司自己想捣腾一份报告书或报告表来提交给环保部门,是不行的。而那些环评单位,你甚至从它们名字就可以看出和政府千丝万缕的“关系”,因为比较怕查水表,这里小唐老师就不举例了呀。

    当时环保局的领导下了步狠棋,3月7日,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记者会上,当时的环保部部长提出,决不允许戴着红顶赚黑钱,环保部下属8个环评单位今年将从环保部脱离。于是,一场自上而下的环评“红顶中介”摘帽风暴开始,这一步棋很关键,它切断了监管部门将部分行政权力租借给中介组织,借中介做掩护实现自身灰色利益的链条。

“垂直管理”
    在行政方面还有一个比较大的举措就是实现垂直管理,提出实行省以下环保监测监察执法垂直管理,地市级环保局实行以省级环保厅局为主的双重管理体制,县级环保局作为地市环保局的派出机构,不再单设。
    垂直管理的最大作用就是遏制地方保护、干预执法、数据造假等情况的发生。
出台“水十条”
    以前高中的化学知识都还给化学老师,唯一还记得的是他曾经对谈恋爱找对象总结了八字真言:“全面撒网、重点培养。”
全面撒网的男人典范
    不知道环保部的领导是不是也听过他的课,不过既然领导,自然境界要高上许多,还用了一招“分层推进”。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有那么多的环境污染,要是让你解决,你会“重点”先解决哪一个呀!自然是抱怨最多的“空气污染”。

雾霾天
    因为很多地区的“空气污染”实在太严重了,严重到常有爆表的情况发生,所以早在最严《环境保护法》颁布之前,在,2013年6月14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,就确定了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。
    大气污染之外,分层推进的第二个就是水污染
工业污水排放到河中
    《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》(简称“水十条”)于2015年4月16日正式出台。在污水处理工业废水、全面控制污染物排放等多方面进行强力监管并启动严格问责制。

火上浇油
    如果说上面提到的种种还没上环保局的领导下决心去打场狠仗,15年发生的三件事情帮他们做了决定。
天津大爆炸
   2015年8月12日的天津爆炸案将环评问题推上风口浪尖,当时环评报告显示,环评期间共向周边企业及居民发放130份调查表,回收有效调查表128份,“基本支持和赞同该项目的建设,没有反对意见”。但在记者采访中,被采访的居民表示,根本就不知道周边这么近的距离就有危化品仓库。
    经过“创造”而诞生的环评报告,透露出环保审批不严和监管缺位的现状。
    另一个事情则和阅兵有关。2015年8月20日,为保障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的空气质量。

    机动车限行、企业停限产、工地停工等手段一起上,营造出了短暂的“阅兵蓝”。这也让领导们意识到,原来认真搞,还是可以搞出点名堂来的嘛!

    谁知道年底的时候,空气质量的恶化伤透了领导们的心。北京在12月两次起动了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(最高预警等级)。这两次预警帮领导们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环保的大戏也正式拉开序幕了!
2016
    这场大戏的绝对主角要数——中央环保督察组
环保督察组
    1月,中央环保督察试点在河北展开。7月,2016年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全面启动,对内蒙古、黑龙江、江苏、江西、河南、广西、云南、宁夏等8地开展环保督察工作。

    环保督察组的角色类似于古代的钦差大臣,8地环保督察情况反馈全部公布,共问责3422人,约谈2176人,罚款1.98亿元。11月,第二批中央环保督察展开。

看得出,国家动真格的了!

    2016年还有一桩大事就是,“土十条”尘埃落定。
“土十条”
    按照“分层推进”的思路,继“大气十条”和“水十条”之后,“土十条”的发布,让环境污染防治领域的三大战役的“武器”全部齐备。
土地污染
    “土十条”中提到我国到2020年土壤污染加重趋势将得到初步遏制,土壤环境质量总体保持稳定;到2030年土壤环境风险得到全面管控;到2050年,土壤环境质量全面改善,生态系统实现良性循环。
咦,怎么这么空?
    从上面的描述,不知道你是否有相同的感受——怎么这么空洞。上周末,小唐老师刚好有机会和机会环保的大牛探讨,期间连线了在土壤污染走在前面的某主机厂的环保负责人曹科长,从交流的过程中才知道土壤污染治理的难度,用她的话讲“到后来,都不敢往下走了”,比如当前的技术条件下,塑料自然降解需要几百年。

换句话讲, “土十条”也想不空,可不得不空。

阿弥陀佛,空即是色!
环评制度将全方位改革
    环评是预防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的重要制度,是新建项目环境准入的关口,15年主要铺垫(如法律、机构)已经做好了,16年抓了个重点——环评。
    2016年7月15日,环保部印发《“十三五”环境影响评价改革实施方案》。针对规划环评落地难、项目环评“虚胖”、违法建设现象多发等问题,明确提出战略规划环评、建设项目环评、事中事后监管、信息公开和公众参与将是环评制度改革的重点。

其关键词是“加强监管”。

环境保护税法
    靠罚毕竟不是个长效机制,2016年8月29日,酝酿长达9年之久的环境保护税法草案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首次审议,提出在我国开征环境保护税,取代现行的排污费制度。其意义在于不仅是用经济手段来遏制环境污染排放,而且可以通过遏制污染物排放得到的资金来保护环境。

    总结一下,2016年是个,接地气(土十条),认认真真去谈(督查组)钱(税与罚)的一年。
2017
    正在家里打扫房间的你,突然发现有人正在不停门外向你家里扔垃圾,你会怎么办?必须制止呀!

安内也要攘外
    2017年4月,《关于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》通过。2017年7月20日,中国已经向WTO进行通报,2017年底开始不再进口包括废弃塑胶、纸类、钒渣、纺织品等24类固体废物。

海关打击洋垃圾
    前几天小唐老师还看到一篇文章,现在的美国人看着一堆堆垃圾,正发愁该怎么处理呢。
安内——“土水气”全面发展
    2017年是“十条”的落地之年,土壤修复行业才刚刚起步,起步前要先了解情况。于是,各部委在北京联合召开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详查工作动员部署会议,计划于2020年底前摸清农用地和重点行业企业用地污染状况

    而在方面,8月,国务院正式批复《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(2016-2020年)》。将“水十条”水质目标分解到各流域,明确了各流域污染防治重点方向和京津冀区域、长江经济带水环境保护重点,第一次形成覆盖全国范围的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。

    至于方面,针对空气污染比较严重的省市地区。9月,环保部等10部门联合京津冀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南等6省市政府公布了“2+6”的治理秋冬大气污染“组合拳”方案。包括燃煤、工业、机动车、扬尘、重污染天气应对等方面共11大项、32小项措施,为城市“量身定做”了量化任务。

    除此之外,钦差大臣们可没闲着。
环保督查
    5月,环保部表示,从今年二季度开始将对2016年督查目标省(区)的整改工作进行“回头看”复查。8月,第三批7个中央环境保护督查组陆续向天津、山西、辽宁、安徽、福建、湖南、贵州等省(市)反馈督查意见。共交办环境问题31457件、约谈6657人、问责4660人。

    8月,第四批中央环境保护督查全面启动,8个督查组分别对吉林、浙江、山东、海南、四川、西藏、青海、新疆(含兵团)开展督查进驻工作。截至9月15日,第四批督查组完成督查工作,在此期间,8省(区)因环境问题约谈4210人,问责5763人。
    这一批批下来,很多企业顿时招架不住,于是涌现了一大批可歌可泣的“英雄事迹”,其中舍弗勒事件更是其中的典型。
舍弗勒事件
    9月14日,舍弗勒投资(中国)有限公司大中华区(下称“舍弗勒”)CEO张艺林致函上海市经信委等部门,称其供应商上海界龙金属拉丝有限公司(下称“上海界龙”)因环保问题被断电停产,使得舍弗勒面临供货缺口,理论上将造成中国汽车300多万辆的减产,相当于3000亿元的产值损失。
舍弗勒求助函
    这不发还好,一发顿时成为狂怼对象。国家环保局的微博是这么写的:

环保局微博
    上海市浦东环保部门的回应也是干净利落:环境违法绝不让步
    最后,舍弗勒只能自己退缩了,总结下来,舍弗勒有以下几大失误。时机不对——中央督查组刚处理了这么多人,你还敢跳出来,不干你干谁?要不那些被处理的人都跳出来怎么搞。

资本不够——别说你一家零部件的供应商,就算是大众、通用之类的主机厂跳出来,也不一定有啥效果,毕竟在上海,汽车行业产值很高不错,但有发达的金融业、服务业,政府会痛,但不会屈服,但何况那3000亿是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。

方法不合适——你在网上爆出来,明摆着对环保局处理意见不满意,环保局的领导总要脸吧,你这一闹他们就退缩的话,在更加级别的领导心中会留下一个什么印象,不怼你才怪呢!

    2017年,在环保政策的大变化就是环保部门将竣工验收(可查看《主机厂最近是疯了吗?》)的批复权让出来了,以避免出现自己打自己脸的情况。
    以上,就是今天的全部内容,感谢你的阅读。提前剧透一下,新年第一周更新频次有所下降,主要因为小唐老师在秘密谋划些东西,下期应该可以展示给大家,敬请期待~

文章转自:汽车零部件技术

标签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