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开不符合项从来不允许供应商解释

2017年零星发生的一些小事,虽不至于毁三观,却也称得上无耻,刷新底线。在此挑选些许典型的,可为外人道哉的片段,结合所思所想,呈现给大家。

17年所感诚然琐碎,达标弟计划竭尽有限的一丢丢智慧把这些碎片糅合拼接成2个话题,并尽可能言(长)简(篇)意(大)赅(论)的表达出来。欢迎点评。

话题1.供应商和客户的关系——说好的合作伙伴呢?说好的双赢呢?如何一起愉快的玩耍(以下内容腹黑如墨,不(欢)喜(迎)勿(围)入(观))

合作现象,在纷繁复杂的自然界生存竞争(例如共生和伴生)和残酷的商业竞争(例如寡头合作)中涌现,违背生物个体和组织与生俱来的自私自利本性。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,引起一大拨专家倾尽毕生精力,研究其产生的机制。达标弟翻阅了大量资料,发现合作产生的条件竟然只在2个模型中可能,其它情况去谈合作就naive了,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中,可以想象这样的纯洁灵魂早就灰飞烟灭了。

这两个模型之一是重复的囚徒困境,引入一报还一报惩罚机制。可惜一报还一报是上帝之手,这么强大而公正的天外力量在一个舆论不健全的社会,信息不可能透明的现实世界中,绝不现实。第二个模型是收益类似猎鹿模型的寡头合作,我们众多供应商和客户其实都是商业汪洋中的小虾米,以抱上寡头大腿毛为伟大奋斗目标的渺小生物。既然一般的供应商和客户关系不符合这两个模型,合作伙伴?呵呵呵呵,吃的你渣渣都不剩。17年的大戏,有供应商以为自己是孙猴子,结果被客户这尊大佛压在五指山;还有客户以为自己是大神,不幸被“另一个维度”的供应商钉上十字架。合作伙伴?能玩几年?你在认真的玩作合作伙伴的游戏,对方把你认真的当伙伴一起玩耍了吗?上层打算玩,中层和执行层在玩吗?双方都想玩,外部环境适合吗,合作收益最优吗?组织和组织的关系,比人与人还要复杂得多,伙伴关系建立困难破坏却容易的多。

综上,除非你和客户或供应商一样强大,合则两利斗则具伤,否则就不要梦想着合作伙伴关系了。一定时期内合作是可能的,但一直傻傻的认真是自寻死路。一起玩耍是可以的,但不要再天真的期待永久愉快了。

话题2.第二方审核

说好的客观公正呢?说好的审核员素质呢?论怎样的审核真正有效;SQE进行第二方审核的真正作用是什么。(以下内容亮瞎狗眼,不(欢)喜(迎)勿(围)入(观))

工作中,我们会接触到各种类型的审核员,其中不乏令人钦佩的行业高手,却也少不了xxx之徒(达标弟无法在辞海中找到准确的形容这种人的词汇,欢迎各位自行脑补)。

行业高手者,经验丰富,学贯中西,谈吐不凡,评价客观,认真严谨。而xxx之徒,毫无逻辑的自负,行事乖张,审核判断全凭喜好,然我们一起重新聆听一下他们在17年和18年创造的精彩语录:
a: 我审核,都是供应商发给我审核计划,你们为什么审核前不把审核计划发给我?(大哥,审核计划是审核员职责,你的节操出卖给谁了?)

b: 我认为这个特性是安全特性。(不符合项居然真的开出来了,你是多么自信啊,贵司的设计和项目都是你的猪队友啊!)

c: 我们公司追求的就是过剩质量。(怎么不给供应商过剩价格啊,你们的确强大到没有对手了,没人能击败你们,最后击败你们的一定是自己)

d: 我的结论已经定了,我开不符合项从来不允许供应商解释。(如此自命不凡的说出来了!不看证据直接主观断案了,做审核员屈才了啊)

让我们思考一下,谁赋予了审核员责任和权利?是委托方和被审核方共同赋予。连这点都不清楚的愣头青,有感受到供应商无奈的苦笑么?有在转过身时注意到供应商鄙视的眼神吗?供应商被动接纳的观点会在供应商内部真正生根发芽吗?心理学上讲,人们在行动中持续/自觉践行的都是所认同的观点。对于那些无法认同的观点,已经没人在做事儿的时候刻意践行了。所以,想要让审核起到作用,站到供应商的角度想一想,看一看,风景自会不同。

综上,供应商的老板要为数百乃至上千人的吃饭负责呢,而不是你小小审核员。什么是问题,影响有多大,风险又有多高,评价请慎重。你不懂,不怕;不专业,也不怕;没文化,也不怕,就算做个平庸的审核员,少说话即可,千万不要做个搅屎棍子,更不要侮辱了搅屎棍子。。。

文章转自:SQE供应商质量

标签

发表评论